北斗星平特一肖 平特一肖 > 北斗星平特一肖 >

第九百六十七章 真正的白沐然

发布时间:2019-09-15

  江詩琳發現眾人的眼神竟然全都變得驚駭欲絕,她的后背也猛地滲出了一片白毛汗,而白沐然整個人還處在“宕機”狀態,就跟魔怔一般不停的搖著頭,嘴里始終都在重復著同一句話:“不可能的,你騙我,你一定是在騙我!”李聽雨十分凝重的盯著白沐然,她可是親身面對過尖嘯女皇的,尖嘯女皇有多恐怖她比誰都要清楚,而蘇巖也跟著說道:“西北這里原本有五座大城,可現在卻只剩下了四座,那座消失的大城就是毀在了她手上,七十多萬人口的大城一夜之間分崩離析!”“放屁!尖嘯女皇的確擁有一定的智商跟情感,但她絕不可能變得跟普通人一樣……”陳光大怒不可遏的瞪著蘇巖,越來越覺得這家伙居心叵測,但蘇巖卻搖了搖頭說道:“你知道尖嘯女皇的傳說是怎么來的嗎,就是從我們這傳出去的,當年為了消滅她幾乎動用了整個西北的軍力,直到有人把她引進一座地下洞窟,我們炸塌了整個洞窟才將她給活埋!”陳光大驚疑不定的看著他,這個傳說他倒是聽過,而蘇巖又說道:“那座被毀的大城有座鹽礦,當時所有人都以為尖嘯女皇再也出不來了,就由我們家出資重啟了那座鹽礦,但在一年前的一天晚上,一場地震又讓她再次現身了!”蘇巖緩了一下才接著道:“她當時被壓在石縫中間非常的虛弱,就跟被壓了五百年的孫悟空一樣,我父親讓我趕緊找人把她弄死,不過我卻沒有這么做,因為我知道她是個非常可憐的女人,所以我就私自給她服用了一種新型的血清,一連服用了半個月終于讓她產生了變化!”陳光大狐疑的蹙起了眉頭,而蘇巖則點點頭道:“是的!一種已經過期無效的血清,苗疆蛊事陆左中火毒是怎么解的,不過在當時來說是最管用的,它可以殺滅人體內的尸毒,讓大腦內的尸蟲進入冬眠狀態,逐漸恢復人體本來的機能,沐然就是這么恢復的!”陳光大忽然反應了過來,蘇巖也直言不諱的說道:“沐然恢復過后,那些痛苦的記憶全被她遺忘了,她把我當成了她的老同學,跟我成為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,就是那段時間讓我愛上了她,所以我很自私的把她帶回了人類世界,但我既然把她給帶了回來,就必須得為她負責到底!”所有人都萬分震驚的看著他,就連白沐然都吃驚的抬起了頭來,而蘇巖看向她的眼神只有包容跟愛意,于是陳光大拍拍白沐然的肩膀就說道:“沐然!最愛你的人就在你眼前,你跟我不過是種錯覺而已,這么好的男人你千萬不要再錯過了!”白沐然的熱淚滾滾而下,可蘇巖卻十分大度的張開了懷抱,白沐然再也控制不住,猛地撲進了他的懷中緊緊將他抱住,誰知李聽雨卻抹著眼淚說道:“真的好感人啊,拯救她的根本不是什么血清,是蘇巖對她的愛啊!”陳光大感慨萬千的點了點頭,如果把蘇巖換成他的話,他絕對不會去同情一只尖嘯女皇,更不會去跟一個隨時可能尸變的女人談戀愛,而白沐然能遇上蘇巖這么一個大愛無疆的男人,只能說是她上輩子修來的福氣。老五忽然上前一部臉色凝重,陳光大立刻點點頭讓眾人立刻出發,蘇巖這時候也顧不上再跟白沐然溫存了,急忙拉起她的小手便跟了上去,但幾道碩大的黑影卻突然從天而降,猛地攔住了眾人前進的道路。陳光大急忙舉起尸爪匕瞪向了幾只蝙蝠怪,其中一只純金色的正是金毛蝠王,不過金毛蝠王看了看他之后,便用極其沙啞的嗓音說道:“放心!我不是來找你麻煩的,我是來帶蘇公子他們離開的!”蘇巖急忙拉著白沐然跑了過去,白沐然十分畏懼的縮在了他懷中,但陳光大卻上前一步笑道:“枯藤大師!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,有些話我想你應該可以跟我說說了吧,比如你們的主子到底是誰,你們攪亂涼州城又為了什么?”金毛蝠王直接轉頭看向了蘇巖,齜在嘴外的獠牙怎么看怎么恐怖,不過蘇巖顯然已經習以為常了,聞言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,而金毛蝠王這才笑道:“早就聽聞南蠻王藝高人膽大,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,敢如此深入敵后實在令貧道佩服!”陳光大很不耐煩的擺了擺手,誰知突然就聽“啾”的一聲叫,血淋淋的座山貂忽然躥上了他的肩膀,小眼睛滴溜溜的打量了一遍金毛蝠王之后,竟然直接沖著陳光大指了指自己的嘴巴,還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。金毛蝠王下意識倒退了半步,居然十分忌憚的盯著座山貂,陳光大立馬掏出塊巧克力,得意洋洋的喂給了小吃貨,但金毛蝠王卻跟著說道:“貧道也不過是個跑腿的,改日一定讓我家主人登門拜訪,你們好好商談便是!”陳光大急忙想要叫住他,誰知金毛蝠王卻直接抱起蘇巖一飛沖天,就連白沐然也被一只蝙蝠怪給抱了起來,但白沐然卻趕忙指著江詩琳喊道:“僵小尸!你跟我們一起走吧,跟著子文他們太危險了!”江詩琳就跟撥浪鼓一般搖了搖頭,十分驚懼的看著那些青面獠牙的蝙蝠怪,不過就在白沐然越飛越高的時候,金毛蝠王卻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,猛地一掌拍在白沐然的背后,直接將她從空中高高的打落在地。蘇巖跟陳光大幾乎同時大吼了起來,可白沐然就跟個沙包一般,“咣”的一聲砸進了一棟民房之中,連一聲慘叫都沒有發出來,但蘇巖卻立刻發瘋般的狂吼道:“枯藤老怪,老子殺了你個死怪物!”金毛蝠王突然一掌切在他的后頸上,蘇巖立馬腦袋一歪直接暈了過去,而金毛蝠王又冷冷看向了驚怒無比的陳光大,說道:“別怪我過河拆橋,你不死西南兩軍的戰爭永遠都打不起來,但你今晚要是死不了,我歡迎你來找我算賬!”陳光大怒不可遏的咆哮了一聲,猛地把座山貂朝空中狠狠扔了過去,座山貂瞬間就化為了一道金色的閃電,直接朝著金毛蝠王疾射而去,但金毛蝠王卻猛地拽過一個蝙蝠怪擋在身前,就聽“咚”的一聲悶響,座山貂立刻射穿它的手臂鉆進了它的胸膛。蝙蝠怪直接慘叫著從空中摔落下來,老五等人立刻抬槍朝他拼命射擊,可普通的步.槍對他們來說根本毫無效果,金毛蝠王立刻一扇雙翅,立刻帶著蘇巖朝后方極快的飛去,剩下幾只也迅速跟在了他身后。江詩琳忽然驚叫了一聲,立刻朝著白沐然摔落得地方沖去,但陳光大卻一把將她給攔腰抱住,直接把她給推到了身后,然后盯著那棟破頂民房凝重道:“還記得白沐然身上的那些紅斑嗎,她恐怕是不能太憤怒,一旦憤怒過頭很可能會再次尸變!”江詩琳急赤白臉的捏著拳頭,可突然就聽前方連續傳來了兩聲慘叫,眾人急忙舉起武器退出去一大截,但很快就看民房的大門給人打開了,只看一道高挑的身影搖搖晃晃的走了出來,不但渾身上下布滿了血跡,手里還拖著兩具血淋淋的尸體。江詩琳驚恐萬狀的捂住了嘴巴,這走出來的女人正是白沐然,可她的雙眼卻不再是那么靈動了,直勾勾的看著陳光大就跟傻了一樣,但突然就把手中的女尸往前一舉,竟然張開滿是鮮血的道:“子文!吃飯了!”陳光大努力擠出了一抹微笑,他知道白沐然喜歡的其實還是自己,白沐然對蘇巖最多只是感恩罷了,否則也不會遲遲都不答應蘇巖的追求,于是他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去,可背著的右手里卻赫然握著把毒牙匕。江詩琳一看到匕首便驚呼了起來,卻被夏菲猛地一把捂住小嘴,然后用匕首頂在她的咽喉上惡狠狠的說道:“乖乖閉嘴別搗亂,你知道尖嘯女皇代表著什么嗎,她要是徹底尸變,這座城的人都得給她陪葬!”江詩琳的眼淚瞬間便流淌了下來,看著緊握毒牙匕的陳光大,她忽然意識到陳光大跟蘇巖完全是兩種人,如果白沐然會威脅到他,他恐怕會毫不猶豫的刺穿她的腦袋。


六盒宝典最新免费资料| 香港挂牌彩图| 本港台同步现场报码| www.65828.com| 888877.com| 香港马会综合挂牌| 红姐心水论坛| 香港挂牌赢钱六肖| www.67894.com| 1861图库| 04400.com| www.911345.com|